您现在的位置新闻网站大全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电商和漫画都不是丁磊自己想做的业务

【纳达尔晋级决赛】

網易漫畫上線於2015年 8月,累計擁有超過 2萬部漫畫作品,600餘位獨家簽約的國內外漫畫家。移動端註冊用戶數近4000萬。除此之外,網易漫畫在海外版權方面也擁有豐富資源,與集英社、講談社、KADOKAWA(角川)、SQUAREENIX均有良好合作關係,擁有超過1000本境外漫畫作品。

關於合併的原因,曾就職於網易教育事業部的一位業務負責人告訴《中國企業家》,“做得不夠好,虧損太多”。關於此事,該網易教育前員工還在朋友圈感慨“耐心終有盡,回報永為金”,即對於在網易內做事的人來說,丁磊的情懷和耐心終有用盡的時候,只有提高利潤率才是王道。

但結果急轉直下,網易漫畫成為第一個被賣掉的項目。

這已經是網易在一年時間內的第三次大“瘦身”行動。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網易CEO丁磊就開啟了“賣賣賣”的模式。先是在2018年12月12日將網易漫畫賣給B站;之後於今年3月19日將網易雲課堂等杭州教育事業部併入網易有道,其中部分項目被“戰略性放棄”。

一言蔽之,網易要戰略聚焦。在過去,網易的其他業務都被調侃為“被游戲養著的產品”。

網易公開課的實踐為網易打開了做教育的端口。2012年之後陸續上線了網易雲課堂、卡搭編程等產品,據稱,網易雲課堂在上線之初,甚至未設立KPI。

但常談情懷的丁老闆,當面臨困局,痛下狠手的時候也是堅決的。

過去的網易,憑藉丁磊的個人喜好和對自下而上創新的寬容,在郵箱、游戲之外,開闢了音樂、電商、教育、漫畫、直播等多塊領地,看似風光無限。但當騰訊、阿裡等互聯網巨頭紛紛轉向產業互聯網,並聚焦人工智能,佈局更為深遠的未來時,網易面對的現實是:相比第一梯隊的技術實力,網易拿不出足夠強硬的技術;相比產品,別說AT,就算是面對字節跳動,網易也沒有國民級的超級應用;哪怕相比起老本行游戲業務,“網紅”的新業務不但未證明能強勁贏利反而拖累業績。

然而,電商作為一項重資產業務,其投入也是巨大的。網易考拉為了杜絕假貨,選擇了自營倉儲、配備團隊採購的方式來做跨境電商。但是,巨大的投入卻並未取得如期的效果,考拉雖然實現了自備倉儲,但是還是被多次質疑貨源問題,2018年年底考拉就曾被曝所售加拿大鵝羽絨服是“假貨”,雖然經過杭州市濱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調查,網易考拉所售賣的加拿大鵝經鑒定為正品,但還是給網易考拉的聲譽造成了一定影響。

網易“去”電商似乎是大勢所趨。可以印證的是,在今年開年之初,網易嚴選就經歷了一波裁員。在上述從業者看來,網易嚴選之所以還暫留在網易體系,並不代表它的經營狀況更優,而是買方的需求度沒那麼高,對買方的價值沒那麼大。

一位網易漫畫前員工告訴《中國企業家》,“電商和漫畫都不是丁磊自己想做的業務,網易有很多業務都是自下而上發起的新項目,而這波賣掉的大多也是這些。雖然自下而上很自由很開明,但是業績不好時第一個賣的也是你。”

創立22年以來,網易和它的掌舵人丁磊,在大眾心目中的形象一向頗為文藝和另類,打造出網易雲音樂、網易公開課等眾多另闢蹊徑的產品,並憑藉這一調性吸引了一大批忠實用戶。

收購當日,B站副董事長兼首席運營官李旎表示:“網易漫畫擁有豐富的內容資源和出色的產品體驗,它的加入為我們新推出的漫畫業務打下了一個良好的基礎。”

或許是網易教育事業部的前車之鑒,網易有道在今年更加註重發力產品和商業化。在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丁磊宣佈網易有道的月活用戶已經破1億,8月初,網易有道發佈了基於數學、閱讀、英語和編程的四大類少兒啟蒙課程產品,併發布了全新智能查詞硬件“網易有道詞典筆2.0”。

文藝如丁磊不再淡定從容,斷離舍之後,網易或許還將有新變革。對丁磊來說,此刻他正站在路邊,會走哪個方向,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丁磊曾給出過為什麼重金做教育的解釋,“網易做在線教育的目的,不是賺錢,而是非常希望能夠通過互聯網這個渠道和手段,打破各種壁壘,讓每個人都可以平等地接受教育。”

確實,相比網易教育事業部的大規模公益投入,網易有道從很早便開始註重產品營收。在有道詞典積累到一定用戶規模之後,網易有道便開始有了廣告收入,如今的K12業務,發展更為迅速。

與此同時,網易游戲在擴張出海。網易在加拿大投資了Behaviour,在蒙特利爾建立了工作室,在日本的市場表現也是持續走高。此外,網易OverWatch的電競隊龍之隊也剛剛獲得了上一個賽季的全球冠軍。網易頗有強勢回歸與聚焦游戲大廠之勢。

2018年12月12日,B站正式宣佈對網易漫畫的主要資產進行收購,其中包括App、網站、部分漫畫版權及其相關使用權益。

今年3月19日,網易有道CEO周楓在接受《中國企業家》記者採訪時證實,原本屬於網易杭州研究院的網易教育事業部確已併入網易有道,其中包括旗下的網易雲課堂、中國大學MOOC以及卡搭編程等,目前網易有道是網易教育業務的核心主體,網易教育兩線並行的局面至此終結。

文 |《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編輯 | 劉宇翔頭圖攝影 | 史小兵

在今年第二季度財報會議上,CFO楊昭烜強調,網易是一家自律的公司,不會用持續的虧損換取快速增長。對於考拉被阿裡巴巴全資收購,CEO丁磊對明確表示,“網易會繼續推進聚焦戰略,將資源集中在優勢領域”。

“對於收購方阿裡巴巴來說,很明顯考拉的價值更大,嚴選的毛利率和用戶量都不大,且阿裡自己有同類業務淘寶心選,嚴選對阿裡巴巴的互補很小。”該人士補充道。

在網易公司內部,有一條不成文的傳統,如果丁磊在一段時間內對某一項目十分重視,該項目團隊就會享受到可以坐在丁磊辦公室外邊辦公的優待,過去網易雲音樂和網易美學都曾享受過這一待遇,且這兩個項目都由知名產品經理王詩沐負責。

與業務合併相伴的是人員的裁撤,當時一位教育事業部員工告訴《中國企業家》,杭州教育事業部共400多人,只留下不到100人,而且還得選擇從杭州到北京工作。

此外,相較其他互聯網巨頭,網易做教育的姿態也更加“實在”。目前騰訊、阿裡、百度、京東等公司,更多是通過核心底層技術,為教育機構和教學環節賦能,或者提供大眾化的教育工具型產品,並不會涉及到某一垂直領域的具體業務。而網易卻恰恰相反,直接深入業務底層,提供教學內容和服務。

網易有道CEO周楓本科和碩士均就讀於清華大學計算機系,2007年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獲得博士學位。在讀博期間,他的論文被丁磊看到並被賞識,後來他便受邀加入網易,負責有道系產品的研發。

9月6日,網易考拉正式作價20億美元“賣身”阿裡巴巴。與此同時,網易雲音樂獲得阿裡巴巴領投的7億美元新一輪融資。對此結果,網易特別強調,考拉會保持獨立品牌、獨立運營,並保證不會減員,員工們懸著的心終於落地,他們的新辦公地就在阿裡巴巴濱江園區,與網易集團僅一街之隔。

更為現實的問題是,2018年網易公司的凈利潤達到近4年來最低,整個網易公司的凈利潤從近8年來的最高點——2016年的116.05億元,下降至2018年的61.52億元,降幅達42.5%,甚至不及2015年。其中受電商業務的拖累較為明顯,2018年Q4網易電商的毛利率僅為4.5%,一個可對比的數據是,同一季度游戲的毛利率為62.8%,兩者相差甚遠。在被極為看重的增速上同樣乏力,網易的電商業務在進入2018年後增速大幅下滑,從2017年Q4的175.2%持續下降到2019年Q2的20.2%。

李旎眼裡的優質資源和資源,在丁磊眼裡卻未必是,問題點就在於網易漫畫的IP變現效率並不高。與網易漫畫被賣掉同時發生的,還有網易薄荷自12月31日起停止服務,服務器上所有圖片、視頻等數據都被清空。

網易去電商網易考拉於2015年年初正式上線,曾被丁磊寄予厚望。

在過去的發展過程中,事實也證明電商成為網易的第二大營收來源,占到公司總營收的近30%。尤其是網易考拉,其市場份額並不小,甚至一度力壓老牌電商。根據艾媒咨詢發佈的《2019上半年中國跨境電商市場研究報告》,上半年考拉市場份額27.7%,位列第一,天貓國際市場份額為25.1%,位列第二,兩者之後依次排列著京東海囤全球、唯品會、小紅書等玩家。

可以說,在幾大互聯網巨頭之中,網易算是最為重視教育的一家,現在旗下設有網易教育事業部和網易有道兩條業務線,擁有10多款教育產品,軟硬件兼備,工具和服務並重,覆蓋從K12學科輔導到成人職業教育再到少兒素質教育等的整個學齡段和業務體系。

丁磊的支持曾讓網易的教育板塊獲得了極高人氣。2010年,在國內互聯網優質內容還很稀缺的時候,網易推出“全球名校視頻公開課項目”,聚集了1200集來自哈佛大學、牛津大學、耶魯大學等世界知名學府的公開課視頻,內容涵蓋人文、社會、藝術、金融等領域。該項目以公益為宗旨,用戶免費觀看學習,一時間擁躉眾多。這便是後來的網易公開課。

網易教育事業部屬於網易杭州研究院,以高等教育、成人職業教育為主;網易有道屬於北京研發中心,以K12學科輔導和人工智能技術開發為主。兩者在成立之初就一直並行發展。

和對電商、教育、文漫迅速斷舍離相對的是,丁磊對游戲的大規模投入。今年5月,網易游戲宣佈拿到漫威IP,計劃開發新的游戲;今年8月,在上海舉行的2019全球電競大會上,網易游戲總裁丁迎峰透露,網易計劃投資超過50億元,在上海青浦建設網易電競生態園區,其中包括電競館和研發中心。

丁磊曾在多個場合表示過自己的宏願,“通過網易考拉、網易嚴選等電商業務,花三到五年時間再造一個網易。”

戰略聚焦對於丁磊而言,網易文漫業務同樣是一個不用眨眼就賣掉的項目。

丁磊斷舍離的意圖十分明顯,即便這些產品在過去的發展中均取得不錯的口碑,但如果不能帶來很好的現金流和利潤,那果斷賣掉或砍掉,甚至很多產品在剛孵化沒多久就被“戰略性放棄”了,比如同樣被丁磊指定的明星項目——護膚美妝社區“網易美學”。

此外,在電商分析師莊帥看來,考拉與嚴選的屬性不同,考拉是電商平臺,而嚴選是自有品牌,品牌可以入駐任何一家平臺,但平臺之間會存在競爭。與此同時,考拉做跨境電商受國際政策、匯率等影響比較大,且對盈利能力、抗風險能力等要求很高,而阿裡恰好有足夠多的現金流,且有支付寶等金融工具。

這讓丁磊有過乘勝追擊的打算。在今年年初,丁磊曾計劃收購亞馬遜中國的跨境業務,以彌補考拉在全球的供應鏈能力。

教育情懷不能當飯吃丁磊對教育也一直情有獨鐘,多次在全國兩會提交教育提案,並稱教育是網易會持續做的業務。

“過個斑馬線,又是新的開始”,一位網易考拉員工這樣鼓勵自己。

一位電商從業者告訴《中國企業家》,“雖然2019年Q2網易電商的毛利率達到10.9%,相比2019年Q1的10.2%和2018年Q4的4.5%有所增長,但丁磊砍掉電商的決定已難更改,小幅的好轉最多只會在談判中多一份抬價的底氣而已。”

和教育事業部草草收場不同的是,網易有道已被傳聞在籌備IPO。

斷離舍之後,網易或許還將有新變革。對丁磊來說,此刻他正站在路邊,會走哪個方向,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然而,當教育情懷遭遇商業法則,要面對現實時,丁磊對教育業務下起手來也絕不手軟。

網易漫畫一度也被寄予厚望,網易曾將包括網易漫畫、網易文學、網易蝸牛讀書與LOFTER在內的網易文漫事業部的業務打包,進行獨立融資。

欧冠32强出炉麒麟990芯片发布大学生嵩山失联李秉光导演去世中国男篮对战韩国吴秀波方否认复出华为麒麟990芯片日本列车卡车相撞迪士尼可自带食品蜘蛛侠离开漫威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法拉第未来回应德国主场2-4荷兰中秋节国庆70周年阅兵华为麒麟990芯片华为麒麟990芯片赵本山弟子出轨纳达尔晋级决赛德国主场2-4荷兰北海道6.1级地震周琦感谢球迷马丽疑似怀孕范玮琪下巴缝15针LPL夏季赛总决赛中秋节LPL夏季赛总决赛美国53分狂胜日本广汽回应气囊伤人陈妍希探班陈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