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网站大全首页 >>娱乐新闻>>正文

针对目前国产剧“注水”严重的问题

【胡军父亲去世】

去年9月,也有一張題為《劇供給側改革五點吹風》的圖片在網絡流傳,圖片中提出的“扶持短劇,30集封頂”等針對電視劇長度及集數的規範要求,引發廣泛討論。由此可見,為國產劇“擠擠水”“瘦瘦身”的呼聲一直存在,這一話題也隨著國產劇“註水”現象的頻出越來越受重視。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觀眾心目中的經典國產劇1986版《西游記》只有25集,加上之後拍攝的16集續集,也才總共41集;1987版《紅樓夢》也只有36集。其實,近年來,有關國產電視劇篇幅冗長的吐槽聲從未中斷,而這些“註水”劇也正在不斷地消耗觀眾的信任。相關統計數據顯示,45集左右體量劇集的棄劇率,已經從2016年的47%攀升到2018年的56%。而1.5倍速、2倍速觀劇更是成為網友對這些“註水劇”的無奈選擇和無聲抗議。

國產劇“註水”的背後是利益驅動。據業內人士透露,一般情況下電視劇賣出時是按集數計算,更高的劇集數就能賣出更好的價格。媒體報道顯示,2015年《羋月傳》單集價格200萬元,2018年《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每集價格為480萬元……以目前多數影視劇動輒50集以上來算,一部上星劇的購劇價格輕鬆過億元。在可觀利益的驅使下,電視劇“註水”現象必然層出不窮。此外,根據體量較大的網文改編而來的IP劇越來越多、拉長劇集以適應周播需求、引發熱議話題以增加影響力等也都是促使電視劇越拍越長的原因。

觀眾對於國產劇註水的吐槽和反饋,經過不斷發酵,也已經得到了一定的市場反饋。從2018年網絡影視市場來看,短劇化、倍速化成為關鍵詞,2018年約五成的網絡劇總長度控制在20集以內,單集30分鐘以內的約占四成。今年6月,全國電視劇拍攝製作備案公示的劇目共58部、2002集,平均每部34.5集,而去年同期平均每部39.7集,平均每部減少了5集。(記者 張 婧)

開頭吸睛後面湊數,忽快忽慢的劇情“變速”成為眾多電視劇“湊集數”“註水”的慣用套路。那麼,國產劇“註水”現象是從什麼時候愈演愈烈的?根據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公佈的數據,2010年至2014年,獲得《國產電視劇發行許可證》的劇目平均集數均未超過38集。而2015年以後獲批劇目平均集數都超過40集,2018年獲准發行的劇集平均集數為42集,較2011年增長10集。

其實,“對劇集集數上限做出規定”這一話題並不是首次在網絡上引發熱議。記者查閱相關報道及資料發現,早在2013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相關負責人便提出國產劇“註水”狀況嚴重,越來越多的集數影響了劇集質量,並表示將限制國產劇長度在30集內。

舉例來看,2015年播出的電視劇《克拉戀人》長達68集,對於一部情節不甚複雜的偶像劇來說,這其中很難說沒有水分;2015年大熱IP劇《何以笙簫默》有32集,本不算長劇,卻註水明顯。江蘇電視臺剪輯了4集的版本播出,剪掉了87.5%的篇幅,剩下的劇情還能“自圓其說”,可想原來的水分之多。2018年播出的仙俠劇《香蜜沉沉燼如霜》將47集的內容擴充到63集,因劇本“註水”飽受爭議……

業內專家認為,並不存在劇集長度的“黃金定律”,長劇也不一定是“註水劇”。例如,54集的《琅琊榜》、76集的《甄嬛傳》等都取得了口碑和收視率的雙贏。觀眾討厭的也並不是長篇電視劇,而是反覆的閃回記憶、大量的空鏡頭和毫無意義的支線情節。因此,國產劇還是應該不斷在內容上下功夫,做精做細,摒棄劇情拖沓,塑造經典IP。

“好劇40集不夠,爛劇4集嫌多”“真好,省得註水、配角加戲”……許多網友對“國產劇劇集上限不超過40集”的這一消息表示了贊同和支持,但同時也對是否會導致“一刀切”、對真正優質國產劇產生不良影響表示了擔憂。對於這一擔憂,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透露該規定“正在論證,會限制,但不會一刀切”。

《大橋》60集、《青年警察》40集、《花臉》50集、《姐姐結婚吧》40集、《長白山下》30集……官方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7月通過備案公示的國產劇,劇集集數平均在40集左右。9月6日,有媒體報道指出,針對目前國產劇“註水”嚴重的問題,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正在研究相關應對措施並向行業征求意見,擬對劇集集數的上限做出規定,上限為40集。據報道,目前這一規定仍在征求意見中。

刚果火车脱轨事故周杰伦昆凌被围堵林志玲 中秋晚会容祖儿拄拐杖记者举报后遭威胁彭昱畅与片方解约姚明一个字回应林志玲 中秋晚会山体喷绿调查结果周琦回归新疆队海尔员工午休被开魔兽世界怀旧服张艺谋将拍谍战片江苏连云港爆炸足球教练猥亵队员日本台风易烊千玺唱功酒驾被查演休克记者举报后遭威胁中国国奥不敌越南博古特辱骂裁判奔驰女车主违约英航飞行员大罢工网约司机猥亵乘客Costco投放茅台伦敦又爆发游行00后首夺大满贯香港快闪唱国歌向太否认向佐结婚日本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