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网站大全首页 >>财经新闻>>正文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自1994年建立以来

【香港警员参加庆典】

四是健全基礎設施,進一步完善健全高效的外匯市場交易和清算體系,繼續推動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和上海清算所為重點的交易、清算等金融外匯基礎設施建設,更好滿足多樣化市場需求,理順外匯市場價格形成和傳導機制。

一是拓寬交易範圍,堅持服務實體經濟之上,完善實需交易管理,滿足實體經濟和金融交易的套期保值需求,逐步擴大外匯市場的投資交易功能。

在此過程中,中國外匯市場也實現了跨越式發展:

二是豐富交易工具,根據適當性原則,支持金融機構創新推出市場有需求、風險可管理的外匯衍生工具品種,便利金融機構為市場主體提供外匯服務。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外匯市場體系建設的成就有目共睹,但改進的空間也很大。

比如,銀行間市場作為匯率形成的市場,交易主體依然是以風險厭惡型的銀行為絕對主力,交易主體的同質性較高,容易形成單邊的市場,影響市場自主出清;結售匯市場有嚴格的實需管理,這導致雖然銀行間市場沒有實需要求,但銀行間市場交易主要受客盤驅動,影響市場價格發現功能;由於嚴格的實需原則,限制了外匯金融產品創新,不利於資源配置和風險規避;受制於交易規則和交易產品的約束,即便有一些非銀行交易主體參與銀行間市場交易,但不過是把零售業務拿到了同業市場,缺乏價格發現的主動性,等等。

二是外匯交易主體擴大。“7·21”匯改以來,積極創造條件,有序引導非銀行金融機構和非金融企業入市,銀行間市場多元化的分層結構逐步形成。隨著境內人民幣債券和股票市場擴大對外開放,外匯市場也從封閉走向開放,各類境外機構有序進入境內市場,外匯市場與債券市場、股票市場對外開放形成積極互動。

三是擴大市場主體,繼續推動非銀行金融機構參與境內外匯市場,擴大和便利境外機構參與在岸市場。

現行中國外匯市場建設起步於有形市場架構,但在保留中國特色的同時,中國外匯市場發展也逐步與國際規範接軌,2005年“7·21”匯改後人民幣匯率彈性增加是主要推動力。到2014年底,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較“7·21”匯改前累計升值35%。期間,中國逐漸放鬆外匯和資本管制,不斷提高境內機構及個人持匯和用匯便利化程度,穩步推進人民幣可兌換和國際化。

2005年匯改:穩步推進人民幣可兌換和國際化

當時,有人對此感到不能理解,認為這種市場組織形式有別於國際外匯市場的無形組織架構、場外交易,落後於國際潮流。然而,考慮到當時中國發生了經濟過熱,1993年下半年開始整頓財政金融秩序,完全依靠市場力量,建立以雙邊授信和雙邊清算為基礎的、場外交易為主的無形外匯市場架構是幾無可能的。有形市場、場內交易是現實的選擇。

中國外匯市場體系建設的成就有目共睹,但改進的空間也很大。下一步,中國外匯市場發展應繼續配合匯率市場化和金融對外開放進程,以拓寬交易範圍、豐富交易工具、擴大市場主體、健全基礎設施、完善市場監管為重點,推動構建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多層次外匯市場體系,增加外匯政策的有效供給。

1994年匯改,中國外匯管理新體制的基礎設施鋪就。銀行間外匯市場與銀行結售匯市場並存的分層的外匯市場框架,很好地滿足了市場需求與監管調控需要。

2005年“7·21”匯改前後,中國逐漸放鬆外匯和資本管制,不斷提高境內機構及個人持匯和用匯便利化程度,穩步推進人民幣可兌換和國際化。在此過程中,中國外匯市場也實現了跨越式發展。

外匯市場的核心功能是資源配置、價格發現和風險規避。展望未來,通過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擴大高水平對外開放,中國經濟將由高速增長轉為高質量發展,外匯市場發展也將迎來新機遇和新挑戰。

1994年初,中國外匯管理體制進行了一系列重大改革,確立了市場配置外匯資源的基本框架。其中,建立全國統一規範的外匯市場,確立銀行間外匯市場(即外匯批發市場——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系統,CFETS)與銀行結售匯市場(即外匯零售市場)並存的分層的外匯市場框架,是1994年匯改的重頭戲,也是外匯管理新體制的重要基礎設施。

作為匯率形成的市場(銀行結售匯市場是匯率執行的市場),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成立之初,採取了有形的組織架構。在上海設立總中心,在主要地區設立分中心,總中心與分中心電子聯網,銀行是主要參與者,實行集中競價、集中清算,交易方式類似於股票的價格優先、時間優先的撮合交易。

五是加強市場監管,堅持他律與自律相結合,完善外匯市場監測和風險防範,推動《中國外匯市場準則》的執行和落實,持續開展投資者教育,培育市場主體風險中性意識和風險管理能力。

一是外匯交易品種增加。由2005年前僅有即期和遠期兩類產品,擴大至外匯和貨幣掉期、期權產品,具備了國際成熟市場的基礎產品體系(目前僅缺外匯期貨產品)。

其次,隨著資本賬戶加快對外雙向開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不斷提高,將為外匯市場發展增加新的參與主體並釋放新的交易需求。再次,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穩步推進,人民幣在全球範圍內的流通和使用更加廣泛,將促進全球人民幣外匯交易,推動離岸與在岸市場的融合發展。

三是金融基礎設施優化。銀行間市場從早期的集中競價、撮合交易和集中清算模式,逐步發展為具有電子雙邊詢價、雙邊授信下集中撮合、做市商制度和聲訊經紀等多樣化交易方式,集中清算、集中凈額清算、中央對手清算業務等多樣化清算方式。中國外匯交易中心作為交易主平臺和定價中心、上海清算所作為中央對手集中清算機構,專業化服務功能日益成熟,交易後確認、沖銷、報告等業務也廣泛運用於銀行間市場。

首先,隨著匯率市場化改革逐步深化,市場決定性作用進一步發揮,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成為新常態後,市場主體主動管理匯率風險的需求將進一步釋放。

配合匯率市場化和金融對外開放,構建多層次外匯市場體系

特別是,這種市場架構不僅很好地滿足了市場交易需求,還有效滿足了外匯監管和調控的需要。相比於國際清算銀行每三年才能做一次全球外匯市場場外交易的抽樣調查,中國外匯市場卻能夠通過中國交易中心系統實時採集外匯市場交易信息。每天央行和外匯管理部門都能夠清楚瞭解境內外匯交易狀況,包括哪家銀行買入外匯、哪家銀行賣出外匯、外匯供求缺口是什麼方向以及有多大規模。而數據缺失、信息不對稱正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一個重要教訓。

1994年匯改:外匯市場建設合適的就是最好的

下一步,中國外匯市場發展應繼續配合匯率市場化和金融對外開放進程,以拓寬交易範圍、豐富交易工具、擴大市場主體、健全基礎設施、完善市場監管為重點,推動構建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多層次外匯市場體系,增加外匯政策的有效供給。

事後來看,中國外匯交易中心自1994年建立以來,始終堅持有組織交易平臺的市場形態,可以兼容多種交易模式、適用不同的交易工具,打破了場內與場外的傳統邊界並形成了功能融合。得益於這一長期制度安排,使中國外匯市場於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在實施中央對手清算,交易後確認、沖銷、報告等全球新的監管要求和發展措施方面,具有了獨特的便利基礎和先行優勢。

中秋节北大录取通知书迪士尼可自带食品周琦五犯离场杨幂再演清宫戏张艺兴妈妈发文帕楚里亚退役逼迫9名学生交往北海道6.1级地震周琦不敢出门见人吴亦凡女友身份武磊替补登场LPL夏季赛总决赛谢娜双胞胎女儿伦敦又爆发游行邓超发孙俪黑照肯德基人造肉炸鸡男篮无缘直通奥运民警电话遭停机彭昱畅与片方解约中国男篮对战韩国法拉第未来回应欧冠32强出炉深圳一大厦晃动新版标准地图上线中秋节足球教练猥亵队员中国新说唱黄嘉雯港姐冠军国庆70周年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