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网站大全首页 >>综合新闻>>正文

自从免费服务成为常态化后,为了应对随之而来的业务增长,东方公证处又增开了党团员服务窗口,以减轻接待大厅的工作压力,缩短遗嘱预约办理时间

【易烊千玺红眼航班】

“社會經濟迅猛發展,居民財富不斷增長,像房屋、股權這類較為複雜的財產繼承問題也隨之增多。同時,隨著公民法治意識的提高,風險意識也在不斷增強,很多人開始考慮遺囑公證的問題。”曹凌說。

近日,記者從上海市公證協會瞭解到,從2013年以來的六年間,上海公證機構共辦理遺囑公證近7萬件,其中免費公證達2.49萬件,另有免費保管3473件。

“辦理免費遺囑公證的人數下降,說明市民預防矛盾糾紛的意識在不斷提高,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在80歲之前就立下遺囑,儘早妥善安排身後事,以防突然的變故引發家庭矛盾。”楊浦公證處主任蔡煜說。

為了滿足社會需求,讓市民更方便瞭解和接觸到遺囑公證,上海市公證協會在2013年8月對外發佈,在10月份集中開展“老年人免費保管遺囑和辦理遺囑公證”公益服務。

上海市浦東公證處副主任曹凌回憶,6年前的10月8日上午,上海首次開啟遺囑免費公證服務,前來咨詢和預約遺囑公證的老人絡繹不絕。當時為防止出現意外,浦東公證處事先請來了保安、警察和醫務人員隨時處置突發事件。

據悉,從2016年開始,東方公證處就號召黨員、團員公證員發揮模範帶頭作用,以身作則辦好遺囑公證。自從免費服務成為常態化後,為了應對隨之而來的業務增長,東方公證處又增開了黨團員服務窗口,以減輕接待大廳的工作壓力,縮短遺囑預約辦理時間。

“質量是公證工作的生命線,對遺囑公證來說更是如此。一份有瑕疵的遺囑公證會引起新的矛盾糾紛,因此,我們不遺餘力狠抓工作質量,推動公證員嚴格自律,讓老百姓辦理遺囑公證更加省時省力、省錢省心。”東方公證處主任王興和說。

小程鬆了口氣,幾天后,他就帶著奶奶前來辦理了遺囑公證,並將遺囑保管在了楊浦公證處,而這一切都是免費的。

據悉,當年上海首次舉辦“公益服務月”活動,浦東公證處受理的預約數位列全市第二。

如今,遺囑公證越來越受老百姓的歡迎,已然成為一種社會新風尚。近日,記者走進上海各公證處進行採訪,探尋上海推動遺囑免費公證的6年之路。

活動中除了開放免費遺囑公證預約、咨詢外,一些公證處還在社區設立接待站點,讓老百姓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到免費遺囑公證的便利服務。

為了推動免費公證遺囑這項公益事業,6年間僅上海市公證協會就支出400多萬元的相應經費,各公證處更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隨著公證制度改革不斷深入和成本的提高,免費遺囑公證面臨的困難也越來越多。

始於公益“我想預約遺囑公證,要帶啥材料和證件?”

6年來,通過遺囑公證的方式預防家庭矛盾糾紛,已然成為上海這座國際化大都市的社會新風尚。上海市公證協會出具數據顯示:2017年,上海公證行業共辦理免費遺囑公證4368件,2018年,這一數字下降到了3286件。

如今,上海公證行業已經形成了黨員優先負責辦理免費遺囑公證的工作機制。此外,各公證機構還相繼開通“綠色通道”,保證專人專窗、優先接待、及時辦理。

確保質量記者見到劉元璋時,他和同事正在給劉老太辦理遺囑公證,老太太耳背,又操一口上海本地方言,交流起來比較困難。

瞭解情況後,公證員根據我國繼承法的相關規定作瞭解答:首先,叔叔姑姑並不在法定第一順序繼承人之列;其次,奶奶健在,有權繼承相應份額,但如果奶奶同意放棄,最好立下遺囑。

“把房子給我的女兒,在遺囑上應該怎麼寫啊?”

“沒辦法,得有耐心,前來辦理免費遺囑公證的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劉元璋是一名黨員公證員,和他配合的公證員助理是一名團員,在東方公證處,這樣的黨團員搭檔是標配,而且往往多年固定不變。

據悉,從2013年開始,上海市公證行業將每年10月確定為“公益服務月”,專門為上海80周歲以上的老人免費辦理遺囑公證,為60歲以上的老人免費辦理遺囑保管。而從2015年開始,這項工作成為一項常態化工作。

這讓他們更為默契,工作起來既能提高效率,也能避免出錯,確保公證質量。

“免費遺囑公證的初心是發揮公證機構特有職能,預防社會矛盾糾紛的產生,同時也是為了突出公證機構作為公益性組織的職能特點,積极參与社會治理、關愛老人,主動擔責和回報社會。6年過去了,上海公證人一直秉持這份初心,牢記使命,力求把工作做得更好,不斷提升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和滿意度。”上海市公證協會副會長高劍虹說。

此外,為確保工作落地見效,上海還致力於推進遺囑公證工作的制度化建設。據悉,上海市徐匯公證處在2018年6月就制定下發了《關於改進遺囑公證辦理的十項措施》,明確了遺囑公證的辦理時限、辦理流程、便民服務、法律宣傳等舉措,縮短公證辦理時間,提高公證質量。

引領風尚“我這個情況會打官司嗎?”伏在楊浦公證處的辦證窗口前,市民小程有些焦慮。原來,他的父親不久前病逝,留下了一套房產和幾十萬元存款,但生前沒留下遺囑。如今父親去世,家中僅剩自己和奶奶,他擔心原本和父親關係不和的叔叔姑姑來爭遺產。

對此,上海市公證協會會長楊昌麟說,遺囑公證的“兩免”服務的確牽涉大量的精力和財力,有些公證處也確實遇到了困難,但大家都明白這不能算小賬,要算大賬,要從講政治、講大局、講穩定、講和諧的角度來理解並支持這項工作。當然,今後將在更大範圍來整合資源和力量,讓更多的人和社會組織參與到這項工作中來,力求形成政府購買服務,多種社會力量參與的新機制,形成公證搭台、大家唱戲的新格局。(記者 餘東明 見習記者 黃浩棟)

2015年,上海市公證協會經過調研,發現僅僅依靠公益服務月的活動難以滿足群眾需求,於是就在此基礎上建立了常態化的遺囑免費公證制度,並宣佈今後老年人遺囑公證的“兩免”服務進入常態化,不受時間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