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网站大全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但做父母的咋会对他不好呢

【烈火英雄票房破10亿】

龐先生也有自責,兒子正在青春期,儘管平常每月也會相見,可能對他的瞭解還是不夠,“他這次出走,應該也是日積月累下來的問題,才會產生這樣的想法,不管怎樣,還是希望他能夠儘快和我們聯繫,快點回家吧。”

而後,龐先生從女兒處得知,洋洋拿了200元錢出了門。“他走的時候還帶了一張身份證,兩套換洗衣服。”

暴熱的重慶街頭,龐先生與愛人仍在尋子路上。

龐先生介紹,家裡共有三個孩子,還有兩個女兒,洋洋成績不好,對他要求嚴格,“他會覺得我們對他不好,但做父母的咋會對他不好呢。”

龐先生和愛人意識到,兒子出走了。龐先生認為,兒子是因為與母親發生了爭執,鬧起了情緒才離家的。可一個14歲的孩子能去哪裡呢?

五天前的中午,洋洋和母親起了爭執。陳女士並沒有多想,她覺得孩子就是這樣,過段時間就沒事了,下午她便回單位上班去了。但當天晚上回到家,洋洋卻不在了。

他們發現了洋洋留下的一張紙條。“上面的意思就說,他要走了,要出去打工,出人頭地後會自己回家。但關鍵他一個未成年人,誰會要他工作呢。”龐先生說。

他從妹妹手上拿了200元現金,帶著一張身份證,一路乘坐公交、地鐵、動車,最後去到了重慶,自重慶西站出站後,消失在沙坪壩上橋社區的一處監控畫面中。

負氣兒子留下字條離家出走龐先生是綿陽人,近些年,一直和愛人在成都工作。兒子洋洋今年14歲,在綿陽當地上初中。

他們一直沒給洋洋配手機,因為覺得對學生來說手機不是一個好東西。母親陳女士更是對洋洋嚴厲得多,“以至於他覺得我們不愛他,對他不好,加上家裡還有兩個妹妹,他更加覺得對他不好了。”龐先生說。

自責兒子你快點回家吧洋洋為何要到重慶呢?龐先生先前認為,其可能要去外婆家,“他外婆是重慶榮昌的,往年也會去他外婆家,但是我們查看榮昌車站的監控畫面,他又沒有在那邊出現過。”

龐先生說,兒子到重慶後,身上所剩現金可能最多也只有五六十元,“對於重慶他跟我一樣都是人生地不熟的,他一個娃娃家,能夠去哪裡呢?現在已經過去5天了,天氣這麼熱,他咋過的呢?”龐先生擔心不已,“最怕的是萬一做了什麼壞事情呢,身上沒錢,別人喊你送一個東西給你幾百,他肯定會送,但萬一這個東西是毒品啥的呢?另外,萬一遭受了啥意外呢?”

尋找父親查監控追蹤到重慶8月6日當天,發現兒子離家後,龐先生隨即向成都警方報了案。並從小區開始,通過監控畫面,查詢兒子的去處。“警察也在幫忙,但確實一時半會也沒有找到人。”

每個月,龐先生都會和愛人趕回綿陽一次,家裡除了兒子還有兩個女兒。暑假,他們會把孩子接到成都,與自己待在一起。工作再忙,他們始終會爭取一點時間陪陪孩子。

在重慶西站的車站監控畫面中,龐先生髮現了兒子的身影。洋洋出站後,又步行到了沙坪壩上橋社區附近,之後則消失在了畫面中。至此,兒子去到了何處再不得而知。龐先生陷入了困境,“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街上的哪個位置,還是真的找到了工作,但找工作的話,別人肯定是不會要的,要麼就是在一些飯館,別人看他可憐收留他了。”

五天前,留下一張字條後,14歲的洋洋出了門。

龐先生放下工作,通過小區監控跟著兒子的去向,一路追蹤,求助街面商家,公交公司,地鐵工作人員,最終發現兒子從小區出來後,乘坐公交又轉乘地鐵來到了成都東站。根據兒子的身份證購票信息,龐先生髮現兒子於當日下午6時28分坐上了從成都東開往重慶西的G8583次列車,並於當晚8時許到達重慶西。

線索中斷,龐先生和愛人不知該如何著手尋找。他們在重慶當地印製了尋人啟事,並求助媒體希望能夠發揮一定的作用。尋人啟事上,洋洋的信息為:14歲,男,身高1米58。出走時,其身穿紅色T恤,下身黑色短褲,黑色運動鞋,背黑色背包,短髮。

父親龐先生稱,兒子出走前曾與母親發生過爭吵,“多子女家庭,他覺得我們對他不好吧”。龐先生稱,在字條中,兒子稱要在外面打工,出人頭地後會自己回家。“但他一個未成年人,誰會要他工作呢。”

洋洋上初中二年級了。14歲,青春期,貪玩,還有一點叛逆,愛玩王者榮耀。龐先生形容,“他是學習很差的那種,成績很不好。”作為父母,他和愛人對洋洋的要求更加的嚴了些。

8月11日,記者聯繫到龐先生時,龐先生和愛人仍在重慶街頭,而近日重慶已經連續多日保持著高溫。如今,他也沒有更多的辦法,“已經做了一切,現在再聯繫一下媒體,在重慶的派出所也報了案,就只有先等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