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网站大全首页 >>体育新闻>>正文

很多人都说想做跳绳教练

【韩国小姐拒绝赴日】

每天訓練結束,賴宣治都會給孩子們開個小會,除了跳繩,他還會對孩子們的學習成績提要求。

在七星小學跳繩隊,孩子們被問到有什麼夢想時,很多人都說想做跳繩教練。

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上,“交互繩”已經被列入表演項目。“也許將來,跳繩能被奧運會納入正式比賽,那麼,未來的奧運冠軍可能會在這批孩子中產生。”賴宣治說。

賴宣治說,剛入校的時候,他聽人說,七星小學是一所“流放學校”,排名在區里倒數。學生不到150人,操場長滿了草,教學樓也是危樓。而現在,學生生源增加了三倍,蓋了新教學樓、新操場,學生整體成績也越來越好。

看似簡單的跳繩,要跳出成績並不容易,大家都不看好,只有外來務工人員為了給孩子找個地方“看管”,才願意讓孩子跟他跳繩。但自己不會跳,學生們也沒基礎,怎麼辦?

岑澤忠有興趣又能吃苦,不僅跳繩成績不錯,學習成績也提高了。讓他想不到的是,看他出國比賽、拿金牌,父母不再要求他早點出去打工。如今,他是一家跳繩俱樂部的教練,一個月有七八千元的收入。

未來怎樣,對於孩子們來說,還有很多種可能。

訓練過程中,孩子們的衣服經常濕透,汗水滴在訓練室的地板上,日積月累,落下一塊塊黑漬。

跳繩隊員林雪娟的爸媽從湛江來廣州打工,她在自己的卧室里觀看跳繩的比賽視頻。

想做跳繩教練,去教山裡的孩子

“以前,我的人生都是單選題。”岑澤忠說,老家很多同齡人跟他堂兄一樣,小學畢業後外出打工,但跳繩給了他更多的選擇。

村小里的跳繩隊“噠噠噠……”早上6點,七星小學的訓練室里,孩子們開始了一天的訓練。他們雙腿交替,像兩個高速運轉的馬達,腳尖像雨點一樣密集地落在地板上,速度很快,似乎看不見繩子。

岑澤忠19歲才小學畢業。“我身份證上的年齡比實際大五歲。”他說,父母把他年紀改大了,希望他早點出去打工。

暑假,孔熒瑩在作文本里寫下這樣一段話:想對小時候的我說“謝謝你堅持不懈的精神,讓我變成現在的我”。我也想對以後的我說“以後也要堅持,不辜負小時候的自己,加油!”

七星小學是一所村小,位於花都區花東鎮七星村。因近鄰白雲機場,每隔一兩分鐘,就有一架飛機從學校的上空飛過。

加入跳繩隊的第二年,一次去江蘇表演賽的機會,孔熒瑩坐上了飛機。

這一改變很快就在孩子們身上得到了證明,以前30秒只能跳70下,現在一下子就破百了。成績也給孩子們帶來了動力。他們堅持每天訓練四小時,節假日也不休息。

看著孩子們的變化,賴宣治好像看到了學生時代的自己。那時,他因為打架被學校開除,輾轉幾所學校之後,老師發現了他的籃球特長。

跳繩隊員孔熒瑩的衣櫥里,掛滿了她參加跳繩比賽的衣服。

隊員們在訓練室內進行日常訓練,牆上貼著激勵孩子們的話。

就這樣堅持訓練,不到一年時間,七星小學跳繩隊在區里比賽奪得了冠軍。2014年,在全國跳繩比賽中,七星小學跳繩隊的半蹲跳法驚艷全場,拿了超過40塊獎牌。

有一次,賴宣治的摩托車壞了,送修時,摩托車的剎車線引起了他的註意。這根直徑約1.5毫米的銀灰色鋼絲線,軟硬、粗細適中,是做跳繩的好材料。

孔熒瑩老家在肇慶封開縣羅董鎮,“我以前就是留守兒童”,她是從書里知道這個的。小學前,父母不在身邊,孔熒瑩都是由爺爺奶奶照顧,她小時候很自卑,直到加入跳繩隊,才有了信心。

從單選題到多選題拿了全國冠軍,賴宣治的“野心”更大了。他想帶孩子們拿亞洲冠軍、世界冠軍。但有一件事卻突然讓他意識到,有一些東西比金牌更重要。

正值暑假,跳繩隊的同學在進行訓練,他們每天訓練4個小時,寒暑假都不休息。

如今,時常去各地參賽的孔熒瑩,是家裡唯一一個坐過飛機、出過國的人,她很自信地向親友們講述外面的世界。

2019年,花都區兩所高中,首次把跳繩項目納入初升高體育特長生招生項目。

改變還不止這些。更多家長反映,跳繩讓孩子多了一項愛好,訓練也讓他們更自律,課餘沉迷手機游戲的時間少了。

2019年夏天,在挪威跳繩世界杯賽上,來自廣州的花都代表隊共拿到85枚金牌。對於跳繩的啟蒙,隊員們是從上七星小學開始的。

孩子們在校園裡跳繩。因為跳繩,學校有了塑膠運動場地,其他學校設施也好了許多。

今年,羅健邦以體育特長生的身份,考上了省一級中學——秀全中學。他想通過三年的努力,考上心儀的大學,以後做一名跳繩教練。

“當時我就流眼淚了。”賴宣治看到,跳繩讓孩子們性格變得自信、開朗,甚至轉變了他們的生活軌跡。

在賴宣治印象里,張茂雪是他見過性格最內向的學生了。每次訓練,小女孩都躲在柱子後面。“問她話只會點頭、搖頭,多說她幾句就掉眼淚。”賴宣治說,一年多,這個女孩沒主動跟他講過一句話。

在七星小學上空,每隔一兩分鐘,就會有一架飛機飛過。儘管對飛機已經司空見慣,但孔熒瑩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能坐上飛機,“我這麼差,怎麼配坐飛機呢”。

“我投球得分,全場都給我歡呼。”體育讓賴宣治逐漸找到了自信,考上了理想的大學。

跳繩隊員孔熒瑩和她的跳繩獎牌的證書,她前後獲得了35塊金牌和49張證書。

進入跳繩隊之前,很多孩子從沒想過能坐飛機,飛到村外的世界。入隊後,因為打比賽,不少孩子成了家裡唯一坐過飛機的人。

新教學樓中間,“繩以育德”幾個字鍍成了金色,格外耀眼。

七星小學跳繩隊是2013年成立的。當時,七星小學重建教學樓,場地受限。恰逢花都區教育局開始推廣跳繩項目,賴宣治跟校長商量:不如開展最不占地方的跳繩吧。

之前,賴宣治不好意思跟別人說,自己是鄉村體育老師。現在,對於這份職業,他很自豪。

他是七星小學跳繩隊的第一批隊員。小學五年級之前,他留守在老家貴州安順上學,要幫家裡放牛、挑牛糞、翻地、收玉米,和這些粗重的農活比起來,他覺得跳繩更輕鬆。

賴宣治近乎“瘋狂”地研究國內外跳繩跳法,他發現,弓著腰比直著腰跳得快,正抬腿比後踢腿跳得快。根據自己的研究,他改良了半蹲式跳法。

一根繩子,不僅讓孩子們“跳”出了成績,更讓他們“跳”進更廣闊的世界。

賴宣治出生於廣東茂名農村,大學畢業後,想在廣州找份好工作。他通過花都區教育局教師招聘,被分到七星小學。沒想到,他成為學校建校以來,第一個本科學歷的專業體育老師。賴宣治心裡憋著一股勁,“一定要把跳繩隊帶好”。

研究好跳法,賴宣治又開始在繩子上下功夫。傳統的繩子比較粗,阻力也大,賴宣治要找一條跳得更快的繩子。

跳繩隊隊員譚瑤的父母從湖南來到花都種植綠籮,放假有空時,譚瑤也會幫家裡摘苗。

孔熒瑩今年才小學畢業,她想做跳繩教練的原因很簡單:“我以後想去教山裡的孩子,希望跳繩給他們帶來自信。”

同學們在校園裡跳繩,如今跳繩已成為七星小學的特色。

2014年,在全國跳繩比賽中,張茂雪一個人拿了十幾塊金牌。“她衝過來把金牌全掛在了我脖子上,竟然開口說話了。”張茂雪沖賴宣治咧嘴一笑,說了一句“謝謝教練,我很開心!”

廣東的夏天悶熱,訓練室里兩台空調“呼呼”地吹,棚頂的風扇“吱吱”地轉,訓練不到半小時,孩子們的上衣就濕透了。每天,一早一晚兩次訓練,跳繩隊員們會多備兩套衣服上學。